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商踪谍影

第四百三十三章 复仇

    秦雅道:“霜霜说,之前灰狐曾经联系霜霜,撞至尊俱乐部一辆底部悬挂有炸弹的车辆。 警察来了,取走炸弹,灰狐交代过,霜霜不能承认别人告诉自己有炸弹,只说自己挂挡挂错,撞了之后现有炸弹。现在见到何云,什么都和我们说了。”

    后座的夏娃似笑非笑看看司机聂左:“聂左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聂左轻叹口气:“有些人真是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说霜霜撞炸弹,但是夏娃知道说的是何云竟然敢冒充灰狐的身份,冒充就冒充了,竟然还张扬。灰狐可不是什么好身份,仇家很多的。不说别人,当说dk就和灰狐有仇。另外养老院灰狐参战一事。灰狐向雷豹举报,挖掉了托马斯一伙人,黑队预选赛灰狐大开杀戒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dk有可能还不会急着对灰狐报复,云顿公司就不一样了。灰狐用规则外的手段,射杀了包括美杜莎、裁判在内的多人。就算云顿公司不报复,美杜莎的情夫可是非常凶残的东欧犯罪头目。

    聂左不是因为能打才活着,聂左是因为没有暴露身份才活着……

    聂左等红灯,拿出手机,看刘霜霜微博,一口老血没吐出来,微博封面是刘霜霜和何云合影的照片,下面是刘霜霜留言:我终于找到了他。虽然没说何云是灰狐,但是在这篇散文中,刘霜霜说了很多灰狐和她羁绊的故事。

    夏娃接过聂左手机,聂左开车,夏娃看微博也无语,看微博是两天前的,这纯粹是找死的节奏。夏娃查询何云的微博帐号,现他每天都要登录刘霜霜的微博留言。问寒问暖,已经持续一年多。

    夏娃先到家,把秦雅抓下车。到家后查这个何云,一年前何云不是这样的。再查询,现何云在这一年时间报了健身俱乐部、空手道俱乐部还有搏击俱乐部的培训班,这哪是灰狐,这是刘霜霜的粉丝。估计日本偶遇也不偶然,何云见自己基本可以混过去了,于是就以灰狐身份出现了。还落了车钥匙?聂左这厮连牙签不会落下。

    秦雅查到这些,也颇为奇怪,道:“这何云好像不是灰狐。”服装设计公司是何云老爹的公司。何云现在是副总经理。

    “你打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下逐客令了,秦雅很乖的走了。

    夏娃连线聂左,聂左正准备去麦妍家,接电话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这何云不是灰狐。”

    聂左笑:“我们两个人说这件事,有意思吗?”知根知底的。夏娃射杀多人用的是聂左的枪,弹道和养老院灰狐所用狙击枪子弹的弹道吻合。

    “不是,霜霜在两天前在日本更新微博,两天时间了。如果灰狐真有仇家,估计已经到a市。”夏娃道:“霜霜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和灰狐有过节,又不是和霜霜有过节。”

    “喂。打个电话和霜霜说一声,你愿意霜霜被人骗财骗色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聂左挂电话,停车一边。启动卫星电话变声功能,拨打刘霜霜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好一会,终于接通,霜霜声音:“喂。”

    聂左道:“我是灰狐!”

    “灰狐先生,霜霜小姐在我手上。”一个男子的声音,说的是英文。

    了个q去,聂左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道:“不要问我是谁,凌晨一点,到在北区工业区79号。我们要问你几个问题。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,回答了问题。你可以带走刘小姐,否则你懂得。”说罢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辆奔驰的汽车中。有三个男子,一个亚裔,两个老外,刘霜霜双手后捆,人在后座,由一名男子看守。这男子就是打电话的人,他挂了电话,欣赏窗外的城市美景。这时候电话又响了,来电显示是小灰灰,副驾驶座的男子看了一眼,道:“小灰灰,动画片里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男子疑惑,道:“挺好,接电话,说错一句,轮你,明白点头。”

    刘霜霜点头,男子撕开其口中胶布,接通电话,刘霜霜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霜霜,明天有个项目要去东城,你有空一起去吗?我介绍些朋友给你认识。”

    刘霜霜口被封住,亚裔接电话,说中文:“我是刘少冲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伯父好。”何云忙道:“我叫何云。”

    “她洗澡睡觉了。”亚裔问。

    “哦,不打扰伯父了。”何云挂电话。

    刘霜霜那个急啊,然后感觉不对,怎么两个灰狐?不管那么多,必须和何云说,何云一定会救自己的。刘霜霜挣扎两下,撕开胶布,刘霜霜道:“他才是灰狐。”你们找死吧。

    男子愣了半响,灰狐?原声打电话,上面还有号码显示,男子半信半疑的拨打何云电话,亚裔拿过道:“何云,你是不是那个灰狐?”

    “啊,霜霜都和你说了?”

    亚裔男子点头,后座男子让他继续,亚裔男子道:“凌晨一点,到北区工业区79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既然是冒充刘少冲父亲,亚裔男子道:“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何云沉默片刻:“伯父不喜欢灰狐的是吧?”要和自己摊牌?

    “过来再说吧。”亚裔男子挂了电话,后座男子接过电话,关机。

    后座男子拿出自己手机,打开手机屏保,出现一个很漂亮的成熟女性,后座男子拿手机到刘霜霜面前:“她是我的爱人,被灰狐一枪打爆了脑袋。我已经找他好几个月了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刘霜霜不知道说什么,也没办法说。

    男子拿出一把手枪顶住刘霜霜脑袋:“你知道吗?普通手枪威力一般,只会穿透一层脑壳,然后子弹在脑壳内弹跳,将你的脑子变成糨糊一般。很残忍,但是最少你父亲收你尸体时候,还可以看见一个完整的脑袋。我的爱人……一百八十米,狙击枪子弹,将大半脑壳炸飞,找不回来,你看这是美容师经过24小时努力后,我爱人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刘霜霜看了一眼,险些吐了,是刚才那女人的尸体,两张照片反差巨大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司机停车。

    北区工业区7o—1oo号全是化工企业,都已经搬迁离开,只留下空荡荡的厂房。目前这片土地正在招标,下个月就会有结果,现在是空无一人,连路灯都没有。刘霜霜下车,被押走,进入厂房,上楼梯,到一间办公室中,打开应急灯。亚裔让刘霜霜坐下,用塑料手铐将其和椅子拷在一起,再用绳索,将刘霜霜固定住。

    司机提来两个大包,在领注视下,一声不吭的拿出炸弹,在刘霜霜身体上安装。然后在房间布置,在外围布置了炸弹。刘霜霜突然想到聂左说过的话,如果绑架者遮挡了面容,掩饰了声音,说明你还有救。如果对方毫不掩饰,说明被绑架者必死无疑。这三个人都没有掩饰自己的相貌……

    司机布置好之后,将一个小东西交给领,领接过放在手心,握了下去,炸弹启动,只要他手一松开,所有炸弹都会爆炸。领道:“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司机摇头开口道:“波ss,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?”

    男子没回答,左手从西装口袋掏了一瓶药扔给司机,司机看了眼,恭敬将药放回男子口袋,男子道:“我弟弟比我更出色。”

    司机和亚裔走了,男子撕开刘霜霜口中胶布,把药放在桌子上,道:“这是治疗艾滋病的药,不对,这病没有治疗的可能……我本是一个浪漫的人,可是我父亲却把家庭交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有一句没一句的,但是刘霜霜听着,加上点自己推测,听明白了,这男子是一个家庭的家长,他不喜欢当家长,但是还是接手了。他遇见了一个叫美杜莎的女子,他知道美杜莎名声不好,但是仍旧深深爱上他。他奉献金钱拯救破产的美杜莎,给她提供足够多的物资生活,美杜莎被其感动,终于,两人相爱了。可是因为作为一个家长,需要逢场作戏,他中招了,有了艾滋病,并且传染给了美杜莎。他很愧疚,本想鼓起勇气说明一切,两人一起接受这个人生结局,却没有想到,美杜莎去a市回来的是一具残破的尸体。

    他将家长之位交给了自己弟弟,自己来到了a市,在一位华人下属的帮助下,开始寻找灰狐,但是一直没有消息,不过却听说了灰狐在a市的一些事。刘霜霜是他查询灰狐下落的一个切入点,两天前,他例行上刘霜霜微博,现了灰狐……他的亲信来a市,连同那位华人在a市等待,将刘霜霜一举擒获。

    他很聪明,他不敢正面去招惹灰狐,他自认自己不是灰狐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很遗憾,伊万维奇先生。”刘霜霜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反过来看,现在最需要安慰的是自己。她正在想护航生涯中,聂左、戴剑还有夏娃他们说过的话,现在即使再害怕,也要安慰绑架者。刘霜霜道:“你一定很爱她,对吧?”这是废话了,但是实在没话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她是那么的完美……”伊万看了看手表,快12点了。(未完待续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