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末法瘟医

第四百四十章 变故

    许丹道:“感觉心里空落落的,浑身无力……再也没有什么异常。◇↓◇↓小说。¥f”

    “君浩,你赶紧过来看看,看看脉象有什么问题?”柳月眉让开身子,让章君浩过来。

    章君浩其实已经看过了,许丹身上依旧没有任何病气,此症不在病理之列啊。

    章君浩还是过去号了一下脉,低声问:“干妈,你体内的灵力还在吗?”

    许丹也低声回应道:“灵力还在,但是运转起来有些淤滞。”

    章君浩想了一下,趁着号脉的机会,将瘟气注入许丹体内,运转九转瘟经,企图以瘟气来引导她的灵力进行周天运转。但奇怪的是,她体内的灵力并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相反,许丹感觉体内一寒,气息有些紊乱。

    章君浩急忙将瘟气收回,暗暗皱眉,练气士的问题果然不好解决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章君浩收回瘟气后,许丹的气息稍微的平缓了一些,不过呼吸却急促起来,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章君浩让她伸出舌头看了看,只见许丹舌苔灰黄厚腻,还是有些外感风邪,湿热的表症。

    偏偏灵眼观之,她周身一丝病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许丹再次咳嗽,面色白皙,精神萎靡。

    章君浩让许丹躺好,吩咐道:“干妈,你先睡会儿,我想想方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章君浩起身走到窗前,打开灵眼,四处寻找黄玲玲,可惜天尸依旧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许丹见章君浩也是一筹莫展,心里也紧张起来。让柳月眉将章君浩叫过来,问道:“君浩,是不是很严重?”

    章君浩看了一眼柳月眉说道:“姐,你们先出去,我跟干妈单独聊几句。”

    柳月眉闻言,点了点头。招呼大家出去。

    章君浩跟过去,闭上房门,又来到病床前,缓缓说道:“干妈。实不相瞒,你的情况非药石能医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情况跟你的修练有关。”章君浩觉得再不能瞒下去了,这种事情,还是挑明的好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许丹叹息一声道。

    章君浩问道:“你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许丹说道:“根据金匮真言诀中的记载,我现在已经是到了练气士的第二个境界。心动期……”

    许丹自嘲的笑笑:“上古时代,练气士在专门的道场修练,断绝七情六欲,不染红尘,即便如此,心动期也要闭死关,以求安然渡过。我在懵懂中突破引气期,合该有此劫难。”

    章君浩歉意的道:“是我害了你!”

    盲目修练的恶果还是出现了,章君浩多少有些悔恨。

    “君浩,怨不得你。这正是我所追求的。”许丹虚弱的摇摇头道:“我坚信我可以渡过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许丹再次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红尘炼心,按照黄玲玲的说法,睡梦中的许丹正在经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柳月眉将章君浩跟母亲单独待了大半个小时,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心里担心,敲门进来。

    柳月眉偷偷问章君浩道:“君浩,我妈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章君浩说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让干妈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柳月眉追问道: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治疗啊?”

    章君浩说道:“恐怕还得等等。”

    柳月眉急道:“那到底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许丹现在的情况,章君浩也说不出来。毕竟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和经验,听那天黄玲玲说,死在心动期的练气士并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章君浩当然不会把这些实情告诉她,让她担心。想了想,解释道:“现在还不清楚,不过我可以保证,干妈并无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虽然有了章君浩的保证,但是柳月眉心里依旧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晚上,章君浩依旧没有等到天尸。

    考虑再三。章君浩驱车去了卫校的在建教学楼,遁出元神,开启灵眼,寻找黄玲玲的下落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整个卫校校区居然都没有黄玲玲的气息。

    黄玲玲新晋天尸,身上还有浓重的尸气味道,按说不可能将身形完全隐藏,可是章君浩一连几遍寻找,都没任何踪迹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章君浩只好先回家,继续思考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许丹又苏醒了一次,情况依旧不容乐观,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就连神志都不是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柳月眉赶紧打电话,将章君浩叫来。

    章君浩一进病房,就看见许丹的情况有点恶化了,神思恍惚,天地命三魂中的命魂有些不稳,几欲脱体而出。

    章君浩在病床床沿上坐下,对许丹说道:“干妈,情况怎么样?实在不行,我还有一个法子可以一试?”

    章君浩心一横,打算以双炼的方式帮许丹渡过这次生死玄关。

    许丹这几日已经了解了自己的身体情况,自然也知道章君浩的心思。她看了女儿一眼,又把目光落在章君浩身上,倔强的说道:“我自己可以挺过去!”

    柳月眉急忙道:“妈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这么要强做什么?君浩有办法,就让他试试啊!”

    许丹费力的睁开双眼,疲倦的看了女儿一眼,心说我的傻女儿,如果你知道那解决的方式是什么,你就不会这么淡定了。

    双炼啊,灵与肉的交融……真要那样做了,以后这母女之间又该怎么处?

    许丹一直觉得女儿是个苦命的孩子,她和柳南山离婚后,女儿失去了父爱,这件事情后,她又将失去母爱和心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打击,她绝对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月眉,妈的身体,妈自己知道,这次只能靠我自己了。”许丹虚弱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柳月眉伸手在母亲额头上触了一下,惊叫道:“好烫!”

    章君浩急忙号脉,同时将瘟符打入其体内,帮其降温,可惜并没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许丹现在的情况。不在身体上,而是在心上。

    心动期,讲究的就是炼心。

    相由心生,许丹的身体所呈现出来的一切。都是心动所致,跟病毒,跟疾病无关。

    章君浩包治百病的瘟符,如今也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柳月眉不了解内情,心中着急。去洗手间弄了冷水,拿了毛巾,想通过物理降温的办法给她缓解烧。

    章君浩也没阻拦,任由柳月眉忙碌。

    他走出病房,见刘静在走廊前站着,便上前低声说道:“干妈的情况有点棘手,我们去看看亮亮,这几天他的恢复应该不错吧?”

    刘静点头:“是啊,亮亮如今已经能认出我了,大小便也正常了。不过有点怕见生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总会恢复的。”章君浩安慰道。

    在亮亮的病房,章君浩又替他检查了一番,留在他颅脑的法相本源还没有消耗殆尽,赶到月底的时候,情况应该就会有大幅度的好转。

    因为心系许丹,章君浩替亮亮治疗后,也没久留。

    刘静把章君浩送出去,低声问:“君浩,赵二柱跟朱雪华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章君浩说道:“陈警官已经去省城拿人了。这几天应该就会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君浩,等他们归案了,我想去看看,可以吗?”刘静请求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章君浩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。黄玲玲依旧没有出现,而许丹也是时而昏迷,时而清醒,精神越来越差了。

    柳月眉多次催问章君浩,章君浩只好解释说,干妈这个病有点棘手。不是一两天就可以缓解的,需要慢慢的休养。

    柳月眉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直接问:“是不是跟她的练功有关?”

    章君浩心说,女人的直觉就是可怕。

    “有点关系,不过问题不大,相信我,我可以解决的。”章君浩拍着胸脯做保证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章君浩一有时间就去卫校寻找天尸踪迹,可惜那黄玲玲却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,遍寻无踪。

    起初,章君浩还在担心,她会不会遭遇了不测,但是转念又一想,末法时代,练气士凤毛麟角,就算民间还有隐藏的练气士,估计也难以是天尸的对手。

    如今的环境,对天尸来说,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她的修练度,绝对是一日千里,

    一般的练气士,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那么黄玲玲失踪只有一个解释,问题很棘手,她不得不出去想办法。

    但愿她能及时回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又过了三日,一大早,章君浩来到许丹的病房,这几天他一直是这样,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天虹医院。

    柳月眉趴在病床上睡着了,连着几天,都是她亲自照料着母亲,衣不解带。

    “君浩!”

    这时,许丹突然苏醒,看见章君浩进来,她挣扎着要起身。

    章君浩急忙上前,轻声问道:“干妈,别起来,你身子弱,还是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许丹犹豫了一下,有些难为情的说道:“我内急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章君浩微微一怔,随即说道:“我把月梅姐叫醒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许丹急忙阻拦道:“月眉才睡下不到一个小时,让她睡一会儿,别吵醒了她。”

    原来许丹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醒了,当时她就想小解,结果柳月眉刚刚熟睡打鼾,因为心疼女儿,她就一直憋着,直到章君浩进门。

    许丹身子弱,自己去入厕显然是不可能的。章君浩想了一下,说道:“干妈,你等一下,我去叫护士。”

    许丹红着脸,低声说道:“别,我憋不住了,你扶着我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章君浩先愣了一下,转念一想,自己是医生,这事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下床的时候,章君浩才现,他想得有些过于乐观了,许丹双腿无力,连基本的站立都难以做到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好拦腰抱住许丹。许丹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绯红一片,不知为什么。心里却暖暖的,之前空落落的感觉居然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隐约间,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将病房门推开。却是刘静来了。

    刘静穿着高跟鞋,走路的时候蹬蹬的响,柳月眉顿时就被惊醒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她就看见老妈被章君浩抱在怀里,那姿势别提有多暧昧了。

    刘静也意识到自己来得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们?”柳月眉起身。脸色一片白,一片青。

    “我想小解。”许丹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章君浩闻言,有点无语,这样的姿势,这样的解释,岂不显得更加暧昧啊。

    干妈,您这可是要小解啊,居然在干儿子怀里,先不说这事情,单就这话。听着就暧昧啊。

    章君浩急忙补充道:“月眉,刘静,正好,你们带干妈去洗手间吧……”

    柳月眉和刘静闻言,急忙过来,一左一右扶住了许丹,带她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身体离开章君浩的瞬间,许丹的心里再次显得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她突然明白了,自己在心动期的生死劫居然是情劫。

    “妈,你没事吧?”心里一慌。许丹在半路上就尿裤子了,裤裆里顿时出现了一大团的尿渍。

    章君浩一脸的尴尬,急忙出去。

    扶着许丹坐在马桶上之后,柳月眉见刘静陪着母亲。自己则从衣柜里找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的一幕,他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后,许丹躺进了被窝,柳月眉出去叫章君浩进来道:“你现在去看看,她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章君浩暗叫不妙,柳院长心生芥蒂了。连称呼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本想解释几句,不过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最终他还是默默的来到了病房,上前摸了摸额头,已经恢复了正常的体温,只是精神依旧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章君浩,问:“干妈,今天感觉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许丹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,不过为什么,明白了自己在心动期的生死劫之后,她再看章君浩的时候,心里居然多一份说不清,道不明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挺好的。”许丹笑笑道:“刚才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章君浩面色微讪,干妈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刘静见章君浩有些尴尬,心说,现在知道尴尬了,早干什么去了,许阿姨尿急,你不会喊人啊,病床前的呼叫器是摆设吗?

    许丹脸上的羞涩却渐渐没了,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章君浩,说道:“别走,留下陪我。”

    许丹话语轻柔,有点含情脉脉的感觉。

    啊?章君浩微微一惊,干妈这神态和语气不对啊。

    柳月眉心里咯蹬一下,老妈真要上演一幕母女争夫的戏码吗?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许丹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,人看着精神了许多,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后,她嚷嚷着要章君浩陪她去逛街购物。

    章君浩哪里肯答应,急忙让柳月眉好声劝说。

    许丹根本不听人劝,有点任性,非要去逛街。

    章君浩急忙说道:“干妈,你身体刚刚好转了一些,不宜劳累,还是再休息几天,等身体再好一些了,我和月眉、刘静一起陪着你逛街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你!”许丹手指着章君浩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病房中的四人,除了许丹,其余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柳月眉的身体宛如遭雷电轰击一般,猛的震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刘静也觉得许阿姨有点过分了,谁不知道柳月眉喜欢章君浩啊,妳居然这样,实在是不该。

    章君浩也是一头的雾水,不知道干妈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君浩,过来!”许丹有点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章君浩想了一下,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许丹趁机捉住他的手腕,摇了几下道:“我们去逛街,你买东西送给我,好吗?”

    章君浩急忙道:“不行,我老婆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许丹一听,咯咯的笑道:“有老婆也没关系啊,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你不介意,别人介意啊,章君浩一头的冷汗,干妈好像有点神经不对了,难道她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了,就连醒着的时候,都有幻象?

    许丹见章君浩走神,一把将他拉进了怀里。章君浩闻到了一股熟女的幽香,心中一荡,正了正神色,只见许丹的嘴唇就在自己面前,差一点就吻上了。

    许丹嫣然一笑道:“我香吗?”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