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仙侠修真 > 拔魔

第一千九十八章 必胜者

    一道符箓,殷不沉从慕行秋那里得到的帮助就是一道符箓,他甚至没看到符箓的样子,慕行秋用右手大拇指在他额头上按了一下,应该说就是轻轻地拂了一下,符箓就算写完了。

    殷不沉摸了一下符箓所在的位置,什么也没现,脑门上没有印记,脑子里也没有特别的感觉,他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,从前的妖奴又出现在脑海中,放肆地嘲笑他,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殷不沉用力摇摇头,“就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。”慕行秋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飘在祖师塔窗前的殷不沉慢慢向下沉去,被地猴子们给抬了上来,它们已经学会借助妖主的力量飞行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异史君手握司命鼎和洗剑池两件至宝,我是不是也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慕行秋摇头,“若是对付其他妖族,你或许需要至宝的协助,对付异史君不用这么麻烦,你是他的克星,此战必胜。”

    殷不沉咽了咽口水,扭头向南方望去,异史君已经收回红蛇,表示清空战场,司命鼎周围红光环绕,那光鲜艳刺眼,即使相隔一座城池,也能向观者显出异史君特有的盛气凌人与残忍无情。

    不堪的往事涌上心头,殷不沉不明白自己当初是怎么忍下来的,更不明白现在又为何忍受不了,“铁脊蛟龙,铁脊蛟龙,我是最后一只铁脊蛟龙,我是蛟王之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心奇异地平静下来,在脑海中嘲笑他的旧日小人儿讪讪地离开,大概是要等他一败涂地的时候再出来。

    殷不沉取下两只水晶眼,眼前霎时间一片漆黑,“要跟异史君斗法,绝不能用它的任何东西,这对水晶眼寄存在你这里,如果我败了,异史君不会对我手下留情,水晶眼也就没用了。请将它毁掉,免得异史君用它们再做坏事;如果我侥幸能赢也请你将它们毁掉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什么也看不到,殷不沉却觉得心中一阵轻松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会赢。”慕行秋说。

    殷不沉挤出一丝微笑,“慕行秋。不,道尊,你配得上这个名号,谢谢你的鼓励,老实说。我有一点觉得你是在戏耍我,用我当诱饵,可我还是决定相信你,不是因为你说过的话,而是因为你敢向昆沌挑战,就像”

    殷不沉向城墙上的慕烈看了一眼,“异史君说勇敢和愚蠢是一回事,可反其道而行之的怯懦也不见得就是聪明,勇敢而愚蠢,总比怯懦而愚蠢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会赢。”慕行秋再次说道。语气更加肯定,“你有地猴子。”

    四十几只矮小的地猴子围在殷不沉身边,有的托他的脚,有的扶他的腰,有的向司命鼎遥望,似乎在观察敌情。

    殷不沉苦笑一声,“是啊,我有地猴子,只要我还有一点勇敢,它们就会跟我一块愚蠢。来吧。丑家伙,跟我去战斗。”

    地猴子们抬着殷不沉转身,飞到珍奇楼上边,然后升到数百丈的空中。比对面的司命鼎还要稍高一些。

    地猴子已经习惯了阳光,白昼里不用全身裹甲了,这让它们看上去更显矮小,四十几只加在一起也只是一小堆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人类与妖族抬头仰望,一只没有眼睛的半妖和一群东张西望、没一刻老实的地猴子,却要对阵拥有两件至宝的天下第一大妖。这样的场景看上去颇有些悲壮,许多目光转向祖师塔,以为慕行秋会在最后一刻收回成命,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张笑吟吟的脸孔。

    慕行秋的笑打消了一部分疑虑。

    殷不沉深吸一口气,正要说点什么,空中响起异史君的声音,“慕行秋,要不是你以两件至宝为赌注,我绝不会与一名小**斗法,他根本不配。小**,别以为你站在这里就是与我平等,一招杀死你显不出我的本事,老君我从来没大方过,这次破例,让你先施法。”

    “异史君。”殷不沉的声音有点颤,不过还算镇定,“我知道你说大话的时候用的是一只魂魄,真正斗法的时候用的是另一只魂魄,所以对你来说根本用不着遵守任何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死到临头你倒变聪明了一些。既知如此,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粗达两三丈的红蛇从司命鼎里钻出来,昂向天,不停地延伸,以弧形路径向城东飞来,巨齿森森,蛇信伸出十几丈。

    慕冬儿在祖师塔顶上存想,他的珍奇楼却没有失效,仍与司命鼎共同扭曲两者之间的虚空,异史君的法术飞来因此需要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殷不沉却没有施法,嘴里喃喃自语,似乎根本不知道对方已经招。

    观战者都已跑到城墙上,老撞忍不住大声提醒:“殷不沉,异史君已经施法,离你还有……我不知道多远,反正马上就要到了,你得动手啦!”

    殷不沉就像没听见一样,仍在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“他在嘀咕什么?”老撞莫名其妙地问。

    观战者都跟老撞一样迷惑,并且替殷不沉着急,只有小妖飞飞听清了一点内容,“他在跟地猴子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家伙?我一只手能捏死五个,殷不沉跟它们说什么?他真被吓傻了?”老撞觉得这更像他记忆中的殷不沉。

    殷不沉的确很害怕,身体像石头一样沉重,要不是有地猴子托着,他真担心自己会笔直地掉下去,可他没有放弃求生的意愿,念头一个接着一个,最后都落在慕行秋的那句话上你有地猴子。

    慕行秋总不至于这种时候还说笑吧?可地猴子有什么特别之处能用来击败异史君?殷不沉苦思冥想,眼前突然一亮,真的一亮,看到了四周的景象,不只是身前,连身后的祖师塔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这是地猴子们的眼睛,殷不沉等于同时拥有八十几眼睛,自然无所不见。这的确是一个特别之处,一般的豢兽师需要施法才能共享异兽的眼睛,殷不沉却没觉得自己动用了法力。

    但这个特别之处暂时帮不忙,反而让殷不沉看到了逐渐逼近的巨大红蛇,心脏突突地跳。

    “他还给了我一道符箓。”殷不沉小声说,仍然没有施法自保,而是专注于自己的泥丸宫。

    终于,他看到了符箓,但它没有化为救命的法术,而是在他脑海中响起一句话,“异史君夺走了你的魔尊正法,所以他必然败于你手。”

    慕行秋的声音像一道闪电,殷不沉一下子领悟到了什么,可是细想的时候又觉得困难重重,仍然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红蛇杀来了,实力比较强的观战者甚至能看到蛇信中蕴含着的大量法术与妖术。

    即使是灭杀一只小**,异史君也要用尽全力。

    城墙上,出叫声的不只是老撞,大家都同情殷不沉的处境,纷纷替他出主意,还有不少人向祖师塔里的慕行秋求情。

    慕行秋面不改色,连身边的杨清音都有点着急了,他仍然面带微笑,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。

    殷不沉与其说是终于领悟到全部窍门,不如说是被逼无奈的冒险,他已经没有选择,红艳艳的蛇信就在身前,想下跪求饶也来不及了,慕行秋的提醒似通非通,在生死关头,殷不沉只能尝试任何手段,哪怕这手段看上去没有多大希望。

    他伸出左手抓住了蛇信的末端。

    城墙上的观战者无不一愣,妖族对法术的抵抗能力的确稍强一些,可大都是兽妖,而不是半妖,何况面对异史君的强**术,最皮糙肉厚的兽妖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巨大的红蛇停顿了一下,殷不沉的身体迅膨胀,他周围的地猴子们也跟着膨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场景更让观战者困惑,殷不沉和地猴子们同时举起右手,像是要施法,结果抡了半圈,居然打起拳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道统的拳法。”沈存异认出来了,他在凝丹之前学过这套拳法,殷不沉的招式稍有不同,似乎更古老一些。

    慕烈认得更清楚,“这是秦道士教给殷不沉的除魔拳法。”

    殷不沉辛苦修行的魔尊正法都被异史君夺走,只剩下一副初成的魔体,随时也可能被异史君炼成活妖器,秦凌霜想出一个解决办法,对道统的一套拳法稍加改造,用来破除魔体。

    殷不沉练拳多日,已将魔体基本消除,可这只是让他变得更弱,而不是更强。

    抓信蛇信的末端之后,殷不沉立刻察觉到了里面的魔尊正法,通过地猴子的眼睛,他甚至能看到这些原本属于自己的魔族法力,于是他顺理成章地练拳。

    地猴子们也练拳,除魔拳法的力量汇合在一起,拳法的本意是去除魔体,而不是魔族法术,可殷不沉现,自己的拳法似乎能够操纵魔族法术,进而操纵整条红蛇。

    这个现让他惊喜不已,紧紧抓住蛇信,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红蛇表面泛起一圈红光,由蛇信开始,迅向蛇尾前进,比红蛇攻来的度还快,城墙上的观战者急忙转身,望向南方的司命鼎。

    连在鼎身上的蛇尾变成了另一个蛇头,比东边的蛇头更大,上下腭奋力张开,狠狠咬住司命鼎。

    噗的一声,异史君在司命鼎上空出现,恼羞成怒,“慕行秋,你使诈!”

    慕冬儿恰好在这时醒来,听到异史君气急败坏的声音,忍不住哈哈大笑,“对你就是要使诈!”

    他第一次觉得有个父亲真好。

    (求推荐求订阅)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